aladd优美文章 > 文章:客官,这碗鸡汤有毒

文章:客官,这碗鸡汤有毒

2016年07月23日13:31:00 优美文章

文章:客官,这碗鸡汤有毒
文/梁佩湘

客官,这碗鸡汤有毒,别喝!

我是一个业余到不能再业余的写手,从高中开始在线上码字发文,看着自己写过的大大小小文章,想想都激情澎湃了一把。然而,我却得了一种 “这辈子大概只能煮煮鸡汤”的职业病。每次写文章,最后文风都带着浓浓的鸡汤味,每次都干着努力说服别人的活。这种感觉就像是食堂大叔本来是想做狮子头,到最后却做出了一坨坨差强人意的四喜丸子。

鸡汤文语言温和,充满正能量,一看就有一种软妹子在对着你叫“萌萌站起来”的即视感。干了这碗鸡汤,喝汤者也就头脑发热一下,觉得自己不得了,怎么可以虚度韶华,必需得努力奋斗啊!然后就是一轮马不停蹄、斗志昂扬地给自己写计划,譬如要在多少天内看完哪本书,今天要跑多少圈操场,要背多少个的单词。但等鸡汤药效一过,头脑清明,大家都会发现,大道理都懂,小情绪难以自控,不能解决的问题还在晾着,该拖延的工作还等着deadline的到来。这碗鸡汤,喝了真的会醉。

活了二十小半生,我们其实都已经过了耳听鸡汤的年纪,都知道鸡汤即鸡血,只能精神上亢奋一段时间。人一旦冷静下来,发现问题依旧摆在那里还没解决,不来不去。

我不得不告诉你,尽管我在煮鸡汤上功力了得,但是鸡汤一直都解救不了我,每次写完文章,把一群人弄得热血沸腾后,自己反而内心down得不得了。我其实一点都不积极。因为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到来,所以我一直都做着“死前不做会后悔”的清单。

嗯?我已经做了什么?在二十岁之前,我已经争取认识了好多牛逼的人,然后跟着他们体验了好多事情,比如像现在这样让你读着我的文章、比如让你点开微博广场能看到我做的图、比如让你在某电台看到我的痕迹、比如能让你在搜索引擎上一输入我名字就能找到我。当然,文章可能是你偶尔打开的,图做得可能也并不符合你的审美标准,或许我自认为的了不起其实在你眼里也没有多了不起。你说,这是时间问题,过两年你也会做到。我翻翻白眼,好歹这些事情我在做了,你能活到那时候再说吧。

这些事情的本身的确一点都不牛逼,我以前也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在耳听过那么多大大小小的意外死亡后,我就真的觉得,还好,我今天还活着,而且这些事情我都做了。至少,“死前不做会非常遗憾”的事情清单又少了一些。靠着20岁的年龄,40岁的身体,将近80岁的心,却有一颗13岁说干就干的行动力,能走到这一步,我已经知足了。

什么是生活,大抵就是生下来,然后如何活下去的归论吧。像我这样的文青,在最需要鸡汤的那段时间,就是读着卢思浩念着李阳的疯狂英语一路热血奔腾过来的。现在还有很多人喝着卢思浩的大众鸡汤,而我们都老了,老到自身的消化系统再也消化不了鸡汤。该难受的时候还是继续在难受。不能解决的问题即便你把鸡汤煮了七七四十九天,把一锅熬成一碗喝也解决不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还喝什么鸡汤?下次心烦意燥的时候,不如考虑温一碗烈酒灌衷肠。一醉,一醒。第二天,继续生活。毕竟,生活还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