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dd优美文章 > 美文:让你的孤独,成为一场好时光

美文:让你的孤独,成为一场好时光

2016年04月25日23:28:54 优美文章

美文:让你的孤独,成为一场好时光

文 / 卡西姑娘

1.

我一个好友最近出去玩了一圈,回来之后给我发了很多她旅行中的照片。

有的是她一袭长裙,在夕阳西下里做一个简单的瑜伽姿势。

有的是她身着牛仔小外套,带着一顶鸭舌帽,鼻梁上还架着一副猫眼复古墨镜,酷酷的站在镜头偏左的位置。

还有的,是她一身运动装,跑步于一条两排都是椰子树的小路,简单大气的风格,氧气充足的装扮。

我不禁夸赞她:真是越来越有气质了。

她回复我一个害羞的表情。

其实前两年的时候,她还没有这么耐看,说真的,我一直觉得相由心生这个词语无比正确。

好友属于北漂一族,自从上一任分手之后,她没有再交男朋友,空窗期有两三年了,这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时间里,我觉得她越来越独立,越来越有女人味。

偶尔她会跟我抱怨说,一个人总是不喜欢吃饭,连逛街都没意思,下了班也不想回家,找不到归属感。

她说你知道吗?最孤独的时刻不是KFC轮到自己点餐时服务员推荐的第二杯半价,也不是超市里的酸奶买一送一,而是当你站在车来车往人声鼎沸的街道上,你忽然觉得,心里很空,怎样也无法填满,热闹是他们的,你什么都没有。

那种孤独,就像空气里平添了刺鼻的消毒水气味,你好想逃离,可不管走到哪里,这些气味仍然围绕着你,沾染在你的衣服上,渗透到你的皮肤里,你怀疑自己的嗅觉出了问题,可医生说他无法治愈,只能让时间来冲的淡一点,再淡一点。

2.

下班,公交车到站的时候,手表上显示的时间是19:16,耳机里薛之谦还在唱着“我能送你回家吗,可能外面要下雨啦”,我在公交站牌下犹豫了一会儿,向超市走去。

平时超市门口有很多卖各种东西的小贩,形成一个小型的夜市,今天因为降温,风凉,摊位寥寥无几,迎着风进入超市,温暖扑面而来。

正对着超市门的地方,有服务员在做方便面的促销,买一包家庭实惠装送一个塑料的带有康师傅标志的饭盒,往里走,左右两侧分别有两家蛋糕店,等我从超市出来,买一块覆盆子慕斯吧,再往前,有一家综合性快餐店,麻辣烫、各种面食、砂锅、凉菜,还有醉蟹和田螺,打算买些醉蟹带回去,想了想口腔溃疡和额头的痘都还没消下去,只好忍住,继续往超市里走。

这家超市已经被我逛的轻车熟路,路过零食区,没有一样是想吃的,也好,反正吃太多对身体也不好,我这样安慰自己。

直接去了熟食区,转悠半天,还是不知道吃什么,好像也不太饿,算了,拌一点凉菜吧。

我最终没有买覆盆子慕斯,而是定了一盒披萨,店主已然与我相熟了,说:今天的金枪鱼披萨特价,要么?我想了想:算了,还是和平时一样培根的吧。

中西合璧的晚餐搞定了,回到家打开ipad,在播放记录里找到不知道看了几遍的肖申克的救赎,再次点开。

我觉得自己的怀旧很奇怪,总是拒绝去接受新事物,当一部剧播放很久成为老剧的时候我才去看,而在我接受新剧之前,我一直在重复看着多年前就喜欢的人物和剧情。

在监狱里度过大半生的Brooks是孤独的,他已经习惯了被支配,服从命令和指示的环境,外面飞速发展的社会让出狱的他显得格格不入,他坐在那里,失去了生机。

越狱成功的安迪救赎了自己的身体,还有心。

或许,我也需要一场救赎。

这是秦先生出差的第七天。

3.

旅行归来的那个好友说,她的健身卡快到期了,她打算明天一早去续费,继续修身养性。

我问她,有什么收获吗?

她说,眼界开阔,心态平和。

她确实随和许多,从前遇事就冲动的品性已经不复相见,倒是多了些成熟稳重的意味。

她告诉她给我发的照片有些经过了PS处理,我说你居然会photoshop吗,好友说在网上看了视频教程,学了些基础的。

我问她,你还做了什么,干脆一一道来。

好友于是列举出来。

由于对茶的兴趣越来越浓厚,她报了一个茶艺班,她是茶迷我知道,却也没有想到她前阵子跟着一群爱茶人士去了浙江的一个茶园亲自采摘。

接着她发来一段小视频,视频里满目苍绿,她穿着大红的当地特色长裙,边采茶边唱歌,她唱的兴致盎然,我听的心旷神怡。

我说你哪里来的假期?

好友说,年假,再加上周末的时光,够了。

不耽误工作就好。

好友发来一个笑脸,不会的,她已经考取了一级企业人力资源管理师的证书,往后跳槽的话起点会高一些了。

末了又发来一个调皮的表情:虽然还不打算跳槽。

尽管有时候,加班之后的夜,她也会跟我说:西西,如果跟你在同一个城市就好了,我们可以一起逛街吐槽,一起K歌打台球,我的衣服给你穿,你的发卡借我戴,即使不开心也能抱着彼此哭一哭,不会孤独,你说多好。

是啊,多好。

4.

我这几天重新读了一遍木偶奇遇记,我记得我最初读这本书的时候,是十二岁。

我的四姐姐从她同学那里借了几本书,其中一本,就是带插画的木偶奇遇记,那是当时我看过的最厚的一本书,这么多年我几乎都要忘记书里的内容了,只有一个印象很深的画面:匹诺曹去仙女家的路上,为了绕过一条蛇不小心摔倒了,那条蛇看到匹诺曹狼狈的样子,便一直笑一直笑,结果给笑死了。

我觉得很惊奇,原来人物设定还可以这样,我记得当时我也笑了好久,我四姐姐还问我傻笑什么。

四姐姐是我的堂姐,在我的印象里,她疼我超过了她的亲妹妹,她总是给我买好看的辫绳,好吃的都留给我,我小时候的零花钱多是从她那里得来,有时候我拿着两块钱去小卖部里打酱油,她会再给我五块钱让我买零食吃。

后来她嫁作他人妇,相夫教子,她那样贤惠,她在我年少的时光里,温良如初。

那个被四姐姐呵护的年代,我从不知何为孤独。

我修剪了阳台上的栀子花,把多余的枝桠减掉,赋予它一场新生,不知道这对于它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找出之前买过的秘密花园,涂了好几页的颜色,涂完之后满满的成就感。

我去楼下的餐厅吃了沸腾鱼,秦先生在家的时候偶尔会阻止我去吃,他说地沟油太盛,不能常吃。

周末去咖啡厅喝着拿铁坐了一下午,写完了一些总结和记录,写完之后觉得自己很矫情,却又忍不住笑出声。

给母亲打电话,母亲说小朋友交到了一个“铁哥们”,两个人玩的不亦乐乎,一个不肯回家,另一个不肯放行。

说来惭愧,我不会用家里的电视机,它连了三重功能,一个是有线,一个是无线网,还有一个是安装宽带送的大麦盒子,我不懂几个遥控器之间怎么切换,于是这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我都没有打开过。

我也不会用家里的打印机,需要打印一份资料的时候,折腾半天,最终还是去了楼下的复印店。

好友说我,秦先生不在家,生活快要不能自理,她说的对,突如其来的分离,总是让人格外孤独,往常的依赖被撕开一个洞,每一天的时间都被无限延长,就像夕阳拉长的影子,形单影只。

5.

没有谁能避开孤独丛生的游戏,有的孤独只是一时,有的孤独存在多日。

那么索性,就去与它比试比试,说不定能赢得一场救赎,从而改观自己。

我懂啊,我们没办法永远活在老友记里,我们要工作,会结婚生子,或者换座城市,或许几多变迁,我们相处时间最长的,永远是自己。

我也懂,“心静自然凉”“忙能治百病”“精神独立最重要”“矫情是一种病”。

可是我也愿意一边讨厌它一边享受它,在它偶尔到来的日子,与它为邻,或许能看到些许平日里无法察觉的情绪。

它让我忧伤,或给我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