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dd优美文章 > 不知道你信不信善恶有报,反正我信

不知道你信不信善恶有报,反正我信

2015年09月11日1:20:10 优美文章

不知道你信不信善恶有报,反正我信

A、

“我是个修冰箱的。前段时间一个小饭店的冰箱门关不上,我去给他们修好了。其实当时我就发现那个冰箱的制冷系统泄漏,制冷剂快要跑光了,但我没说,因为如果下次再去修的话,就能多拿三十块钱上门费。果然,没到一个月那台冰箱就不制冷了,他们又喊我去修,我不但多拿了三十块钱,还以五折的价钱从这家店买了些酱牛肉,赚了。”

“我是一家小饭店的小老板。现在的东西真靠不住,冰箱一个月坏了两次,大夏天的,里面的熟食都坏掉了,都是贵东西,我舍不得扔,让厨师重新煮了,用重料盖掉腐味,低价卖掉了。修冰箱的师傅买了一些,后来他打电话来说,全家吃了都拉肚子。我有点愧疚,当然也没有承认是我们的问题,吃都吃光了,他没凭没据的,到哪儿也说不清了。”

B、

“我是个儿童玩具厂的小老板。不瞒您说,我们的玩具都是用回收的废塑料、生活垃圾、医疗垃圾做的,我当然知道这些二料含铅含贡含甲醛,会对孩子健康有害,但是现在生意这么难做,都用真材实料能赚几块钱?”

“我是个建桥的工人,这次找了个不错的活,别的工地一天一百二,这里给一百五。上班第一天我就明白了他们工钱高的原因——这是个豆腐渣工程,拿沙子充水泥,拿水泥充钢筋。别的工人不敢干都走了,我咬咬牙留了下来。儿子上个月查出白血病,我那点家底砸锅卖铁也不够他治病的,再不多赚点钱,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恶化了。”

“我是个质监局的领导,上次查了一批玩具小作坊,一个小老板找到我老婆说情,又给我捎去两瓶五粮液,我就把他那批玩具放了。昨天他又被查到,我又帮了他个小忙。处理完事情后他请我吃饭,万没想到,饭后回家的路上,开车过新桥时,那桥居然说塌就TM塌了!我俩一起栽了下去,双双骨折,唉,点背。”

C、

“我是个医生。去年一家医疗器械厂来推广他们生产的心脏支架,回扣很高,我看了看,质量好像没什么问题,就用了。没想到丫给的居然是伪劣产品,才用了一例就出医疗事故了。”

“我是个法官。一个老朋友的医院出了医疗事故,来找了我好几次,看在多年情分上,我睁一眼闭一眼,在判决时没让他们担什么责任。”

“我是个重点中学的校长。每次开学时来报名的家长都打破头,这学期好不容易都定好了,一个法官的女儿又来加塞,这很难办。也真巧,偏偏有个学生上课辱骂老师,我们从重处理,把他开除了,这才倒出一个名额来给她。”

“我是个农民,去年拿出所有积蓄做了一次心脏搭桥手术,却被伪劣支架给坑了,医院没赔什么钱,家里就快弹尽粮绝了。之前满心指望孩子能有点出息,可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却让学校开除回来了。我已经没有劳动能力,就干脆让他弃学在家侍弄大棚。这几天出菜花,他去喷杀虫剂。没想到这倒霉孩子不认识农药,居然稀里糊涂拿错了,还超量喷了上去。结果好些人吃了以后农药中毒,听说有医生,有法官,有校长… …”

D、

“我是个上班族。昨天风好大,我在上班的路上打开车窗向外吐了口痰,居然被大风吹回到自己脸上,太倒霉了!”

… …

不知道你信不信因果循环,善恶有报。反正我信。

当然大多数时候,我都认为是别人在作恶,自己从来没有。我只是有时候做了顺水人情,有时候睁一眼闭一眼,有时候随便一抬手一放手——顶多只能说是没有摸着良心做好人。

但见了很多事情以后,我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可能就是那么一随便,就有人倒霉了。而倒霉的那个人,可能就是整个社会第一张倒下的多米诺骨牌,他倒了,就全倒了。如果这个社会人人都倒霉,肯定也跑不了我。

我的每一次“没做好人”,都像迎风吐痰,都是给世界设下的一个圈套,这个圈套也许大也许小,但最终很可能重新套回到我身上。因为社会本身就是一个整体,这里面生存的每一个人,都肩并肩手挽手地联络在一起,不分职业身份,无论贫富贵贱,大家共同织起一张网,也共同做这网里的鱼。

所以现在我知道,如果自己不想倒霉,那就尽量不要让别人倒霉,如果我希望身边都是好人,那自己首先要做个好人。

因为做好人其实也是一个圈套,套来套去,总会把好运套到自己头上。